描写四季景色的优美段落

发布时间:2018-11-11  259次浏览  作者:四季段落
春季,一片生机勃勃,万物复苏,春意盎然。瞧,随着“春姑娘”的到来,可爱的小动物们都蹦蹦跳跳的跑出来了,孩子们也笑奔跑出来了,与风筝一同享受春的乐趣。夏天是个变脸的季节,它时而哭,时而笑。一会儿晴空万里,碧空如洗,天高云淡,骄阳似火;一会儿天低云暗,乌云密布,狂风怒吼;一会天公大发雷霆,电闪雷鸣;一会瓢泼大雨倾盆滂沱,;一会儿潇潇雨歇,虹桥飞架南北。夏天就如同孩子的脸一般,没有征兆地变换着。九月一到,就有了秋意,秋意在一个多雾的黎明溜来,到了炎热的下午便不见踪影。它踮起脚尖掠过树顶,染红几片叶子,然后乘着一簇飞掠过山谷离开。冬天,天空中下起来鹅毛大雪,到处是一片白色,唯有松树还是那样鲜绿,点点雪片飘落在上面好像是朵朵白花。
四季

春天,大地从冬寒里复活过来,被人们砍割过陈旧了的草木,又茁壮地抽出了嫩芽。不用人工修培,它们就在风吹雨浇和阳光的普照下,生长起来。这时,遍野是望不到边的绿海,衬托着红的、白的、黄的、紫的…种种野花,一阵潮润的微风吹来,那浓郁的花粉青草的气息,直向人心里钻。无论谁,都会把嘴张大,深深地呼吸,像痛饮甘露似的感到陶醉、清爽。

一直以来,我都知道,生命分四季:少年是朝气蓬勃的春天,青年是枝繁叶茂的夏天,壮年是硕果累累的秋天,老年是淡定沉稳的冬天。人之生老病死正如四季轮回,都是莫可阻挡的。谁能使生命永远停留在春天呢?

春天的颜色真是五彩缤纷:太阳是红灿灿的,天空是湛蓝的,树梢是嫩绿的,迎春花是娇黄的……难怪诗人爱吟咏春天,画家爱描绘春天,因为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,一切色彩的总汇。

春天,的确是令人精神振奋,意气风发的。草在这时候发芽,树在这时候抽叶,花在这时候吐艳,一切都从严冬的羽翼下直起腰来,显示着自己的力量,开始投入战斗,这就构成了大自然的春光灿烂的景色。

几阵春风,很快拂去她的面纱,在草原,在山岭,在平原,人们处处都能看见她那温柔的倩影。嫩绿的草尖从枯黄的草根下悄悄探出头来四下张望着;大青山的皱褶里添上了一抹儿一抹儿的淡绿色,像沉睡了一冬的巨龙换上新装,开始蠕动那横空出世的身躯;干拆的平川也变得湿润起来,散发出泥土的清香;杨柳的枝条泛着青色,在春风中摇曳……只需一场春雨,即使仅仅湿透了一层地皮,也会为这里的山川点缀上无尽的绿色,使万物沉浸在绿的怀抱之中。

我明白了,原来春小姐是一个大画家、音乐家、裁缝师……是她把枯萎的树皮洒满了红、白、绿等不同的颜色;是她把山坡点缀得五彩缤纷;是她把森林协奏曲谱上了乐章;是她为花儿穿上美丽、鲜艳的衣裳,喷上馥郁的清香,使她们个个争妍斗艳,好不美丽。

一过惊蛰,天气就骤然暖和起来。山野泛了青,柳条抽出了新芽,一声春雷响过,那贵如油的春雨也淅淅沥沥地落下来。漫山遍野笼罩在轻纱样的雨雾里,清新、水润,如画般美丽。

初夏,北方乡村的原野是活跃而美丽的。天上白云缓缓地飘着,广阔的大地上三三两两的农民辛勤劳动着。柔嫩的柳丝低垂在静谧的小河边上。河边的顽童,破坏了小河的安静:“看呀!看呀!”“泥鳅,这里有个小蛤蟆!”叫声、笑声飘散在鲜花盛开的早晨,使人们不禁深深感到了夏天的欢乐。

那个黄昏和夏季所有的黄昏一样,被太阳暴虐了一天之后显得憔悴昏倦,有一种令人心醉的病态美。满天红云像是高烧病人赤热的脸颊,望一眼都觉得烫手。柏油马路晒得比草地还要柔软,踩上去拔不出脚来,而且有一种焦枯的难闻味道。白色楼房静立在黄昏的光线中,温柔而又矜持。只有远处几座山头,无限热情地接受了晚霞的拥抱,通体辉煌,使人不敢久视。

那是夏季一个最炎热的正午,南部的太阳把几亿万高温从它那核子炉中向外毫无顾忌地抛散。这时除了泡在漓江中的人和在有冷气设备的地方工作的人外,其余的都昏沉沉,头重脚轻。天空现出一阵阵轻烟,不消说那是给太阳烤的,云彩都化成汽,刺溜溜地沉到水里去了。

夏天是成熟的季节,看吧,菜园里满是各种各样的蔬菜,五彩缤纷,那红红的西红柿,紫色的茄子,嫩绿的黄瓜,都像是在暗地里比赛似的一天一个样儿,长得真快。它们有的像打秋千一样悬挂在枝蔓上;有的像怕晒的小淘气,躲在肥大的叶子下乘凉;有的像是困了,随便地歪在枝旁睡觉。再看那果园,白里透红的桃子,红艳艳的李子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地挂满了枝头,把树枝压得低低的,弯弯的。

一到酷暑的天气,太阳高悬在天空,活像一个大火球,灼热、耀眼,大地像被烤焦了似的,一切生物都像在蒸笼里,闷热难忍。小河干涸了,树木花卉低下了头,小草趴在地上,小狗伸着舌头,喘着粗气躺在屋檐下,大人们汗水淋淋地摇扇子,小孩子们光着屁股泡在池塘里。

不知道从多久起,仿佛一场紧张的拼搏终于渐渐地透出了分晓,田野从它宽阔的胸膛里透过来一缕悠悠的气息,斜坡上和坝子上有如水一般的清明在散开,四下里的树木和庄稼也开始在微风里摇曳,树叶变得从容而宽余。露水回来了,在清晨和傍晚润湿了田埂,悄悄地挂上田间。露岚也来到了埂子上,静静地浮着,不再回到山谷里去。阳光虽然依旧明亮,却不再痛炙人的脊梁,变得宽怀、清澄,仿佛它终于乏力了,不能蒸融田野了,也就和田野和解了似的……秋来了!

你瞧,花儿到了秋天就开始凋零,失去了往日的风姿,但是万年红却像火一样红,一样耀眼。地上野生的小草失去了往日的生机,渐渐地枯萎了,由绿色变得枯黄了,在风中摇曳着,呻吟着。地里的庄稼日趋成熟了,结出了丰硕的果实。一尺多长的金黄色的谷穗压弯了腰,粉红色的高梁扬起了张张笑脸,颗粒饱满的金黄色的大玉米,像小棒槌似的,沉沉的,露出红色的长头发。他们在秋风的吹拂下,好像在向人们频频点头。好一派迷人的秋色啊!极目远眺,整个大地像铺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地毯。

秋天来临了,秋天把凉丝丝的风吹进校园,吹进教室,吹到我们脸上,树叶落了,小草黄了,校园被绘成金色。啊,金色的秋天,滋润心田的秋天。他把我们揽进好宽广、好宽广的胸膛,轻声告诉我们,收获吧,收获吧,收获你们学习的成果,向培育你们的祖国汇报。

秋天有果实压弯枝头的辉煌,也有秋风瑟瑟、秋雨绵绵的哀婉,更有“盼望果实成熟,成熟了又怕掉下来”的无奈。晚秋时节的雨夜,熄灯静坐,听风卷落叶,雨打窗扉,体味那缠绵凄婉的美。这种境界像读一首古诗,听一曲旧歌,像融进的相思交织着苦涩与恬美。

到了冬天,北方的小河早结冰了,而海南的小河却别具风姿。一条条明如银带的河像蛇一样弯弯曲曲伸向远方。太阳快落山时,斜射的余晖为这些小河披上外衣,小河像一条金色的玉带,没有被阳光照着的地方像晶莹剔透的翡翠,正是“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”的写照。河水清澈见底,水中小鱼有的嬉戏,有的停歇。岸上绿树红花映入水中,湛蓝明亮的天空悬挂着几片彩云,彩云飘落河底,犹如一块嵌有蓝天、彩云、树影的透明的琥珀。

冬天悄悄地降临了。夏季的绿、秋季的黄都相继隐去,让褪色和灰色所替代。光秃秃的树枝和庄严耸立的建筑物也都蒙上了一层冷色。但街上年轻姑娘的俏丽时装,鲜红、嫩黄、翠绿、海蓝等鲜艳的毛衣外套、薄呢大衣和漂亮的纱巾小帽,使这城市的冬景改变了它呆板冷寂的画面,有了几分热烈、生气和妩媚。

心地善良但脾气暴躁的冬爷爷急躁地来到校园里,他吹出凛冽的寒风,洒下漫天的大雪,把校园装扮得晶莹雪白。一夜之间,他会把六棱的小雪花均匀地撒在树上,铺满教室的头顶,还在操场边密密的松树林结成一个个圆圆小雪球,房檐下也挂上了一串串冰凌,好似一个个神采各异的小灯笼,我们的校园成了一个银装玉砌的世界。

0 0